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忙到有病

互攻脑洞预警。

升职、姨妈兽、考试、各种活动。除了下面给自己吃不并不是柔韧性特别好的那种,并没有什么可以开心一下的事情。

于是我吃着碗里的面看着上错花轿嫁对郎,脑洞就黑漆漆了起来。

对我知道这个梗其实蛮多人写过的,但是我想看诚楼蔺靖【而且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互攻最好……

依然感谢一个有病的群今天仍然陪我一起有病。其他人打个码好了……【如果有哪位不愿意打码的跟我说一声……


我:晚餐不想看马普尔小姐,随便点开b站电视剧,发现了上错花轿嫁对郎

我:然后我忽然想如果这个是楼诚楼衍生,卧槽,那真是上错了花轿也认不出来【………………

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对不起我吃饭洗澡的时候脑洞都是黑洞

B:认得出……的吧

B:脸不是有阴晴圆缺?

我:找个差不多的,比如蔺靖楼诚,一个时间段,大概只有腰身有微妙的区别

B:大被同眠就是检验技术的时候了,质检员对产品的熟悉度,敏感度,工艺精确性必须足够了解

我:一开始本来打算的是靖楼蔺诚,后来给换成了诚楼蔺靖

我:大资本家娶没落王室,穷苦孩儿阿诚被抵给公子哥儿还债,卧槽,好有道理【滚

B:盲婚哑嫁害死人

A:好有道理!!!!

我:阿诚到了明府,心想,听说蔺公子是金陵一等一的风流人物,怎么家里黑漆漆的,如此肃穆

我:萧景琰到了蔺家,心想,不是说明家是上海第一书香门第,怎么这般莺歌燕舞,不成体统

我:以为自己被抵债要好好肉偿的阿诚新婚初夜在明先生身上苦心耕耘,让明先生连话都没空说

我:以为是来联姻名门望族的萧景琰被蔺晨的一手好功夫弄得同样没话说……

我:于是第二天睡都睡完了才发现睡错人了

C:可以,之前为了让明先生满意,怼了三个月枕头

C:晚上觉得明先生比枕头好千百倍,就是总得洗

D:???枕头不洗?你诚的卫生习惯堪忧

C:枕头洗套就行了

D:哦,明先生还得洗里面

我:萧景琰怀着必死的心面对蔺晨躺平,然而发现自己快活疯了

C:23333,第二天早上shame walk

我:走到蔺府门口,对着牌匾目瞪口呆,蔺晨神清气爽出来,搂着他肩膀:怎么样,我字好看吧

C:看到蔺晨在剥葡萄,脸红,看到蔺晨弹琴,脸红,看到蔺晨吃糖葫芦,脸血红

我: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续y不下去了,当然如果要HE可以是蔺晨辅佐萧景琰夺了王位阿诚有事秘书干没事秘书也干与明楼登上事业巅峰什么的。

然而其实只想看日。

啊,手头还在写一个季白/凌远,然而,剧情居然比我们垃圾的两点一线还要缓慢,缓慢到我自己都在疑惑我到底写的是不是粮食了。

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忙碌的工作中变成了一颗asexual的水果。

怎么破。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