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黑白灰阿尔勒篇(法国之行完结)

情侣两个人听一个讲解器是我跟基友在阿尔勒梵高基金会美术馆看到的真事儿……而且还不是用耳机,是男生把女生圈在怀里,两个人头贴在大哥大式的讲解器听筒上,男生个子还高,挡得严严实实的,在画跟前一听就不挪步子的那种……
我跟基友真的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当时就想丢欧元给他们再去租一个呢……

垃圾:

【谢天谢地我把这个写完了,谢天谢地我又回来更文了(谁TM在乎)】




前文链接在此


差点忘了 @As Time Goes By 感恩将生活提供给小黄文艺术的荔枝老师


感恩




无论怎么改变火车在许多人眼里只是一种交通工具,而对有些人来说则是一种情怀。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因为相同的目的地短暂相聚,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给许多文学作品、电影甚至小电影提供了素材。


“蔺晨,我们下站下吧。”而萧总裁在经历了最初的新鲜感之后,不可避免的开始无聊。这一点在得知他们至少需要四个小时才能到达下一个目的地阿尔勒时升到了极点。


“不去了?”先到阿维尼翁再转汽车,说实话蔺晨都觉得有点烦。


“叫我的飞机来接我们。”


老大你以为这是玛丽苏言情小说哦!


难道不是吗?


蔺晨正要解释,嬉闹声突然闯入车厢的一片安静里,两个小孩儿连蹦带跳地跑到他们斜后方的位置坐下,跟在他们身后的老妇人一头银白短发微微蜷曲,配一身海蓝色连衣裙相得益彰。她无奈地说了孙辈几句并无大用,略带歉意地冲蔺、萧二人微笑。


扶额叹息:全世界的熊孩子都是这么精力充沛。


本来蔺晨还想以对方那么倔的脾气,这雪山那向日葵恐怕是拍不着了。结果被这么一打岔,萧景琰倒也不再提换交通工具的事儿,两人一个扛着噪音码字,另一个找来张废纸随意涂抹。


嗯?余光随便一瞄,却见素日临危不乱的萧总裁慌忙将纸翻了过来。


小蔺同志死命按捺住嘴角:“你在画我。”看起来是个肯定句。


“是、是画你,不行么?”


明明纸角都捏皱了,非要做咄咄逼人的淡定。


年轻男人没说什么,只是抽出纸巾沾了点水,拉过修长漂亮的手,替他细细擦去右手小指关节处的石墨粉迹。


垂眼是那两抹勾人弧,睫毛颤动扇起最温柔的风。


擦完了又给倒一杯水伺候萧总裁喝下,毕恭毕敬地问:“那我能有幸观赏一下吗?”


当然不能。


“我觉得我画的不好。”萧景琰憋了半天,性格使然终于没忍住。小时候被老爹那所谓的贵族教育赶鸭子上架学了几年,哪里就能画好人物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抓过来端详一番。


他也看不出个好歹,还挺像的就不错啦。


画者倒也坦荡:“我连百分之一都画不出来,你的好看。”


要不是在公众场合旁边还有老人和小孩子,我就……


就怎样?


我就吻你了。


——


可惜这世上总没有十全十美的爱人,十点多火车到站时,萧大老爷只会抄着口袋往那一站,看蔺晨拎着大小行李气喘吁吁地跑来。


“怎么这么多东西,”衣服架子皱眉“不是说了缺什么当地买。”


“我爸是医生,小时候他经常跟我说……”东西乱起八糟堆了蔺晨一身,萧景琰看不下去,提起两个大包就走。


突然衣角被什么拽住。再一看,原来是刚才车上的小孩儿,大眼睛的小姑娘递给萧景琰三枝玫瑰后立刻红着脸远远跑开。


远处小姑娘的其他家人冲他们颔首。


一旁的蔺晨见状大笑:“哈哈哈哈,三枝玫瑰代表‘我爱你’你这是被幼儿表白了?很受欢迎嘛~景琰同志。”


“快点吧,换车。”萧景琰找出包里喝剩的半瓶水,小心翼翼地安置好花儿,微微颤颤拿在手里。


大概是汽车的原因,这回同行的乘客多了不少。蔺晨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Google一下,还要捧给萧景琰看:“一朵代表你是唯一,两朵代表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三朵……哈哈哈你看我没说错吧。”


这都是花商编来骗人的。


萧总被吵得没办法,抽出一朵递过去:“喏。”


“啊?”小蔺懵懵地接了。


不要拿来。


当然要!


反应过来的年轻男人红了脸,攥紧花儿不撒手也不吭声。半晌还是萧景琰先开口:“扎得不疼吗?”


疼。“是你给我的……”


察觉到话里的歧义。蔺晨没再说下去。


“哪里……疼?”指尖暧昧勾画。


“呀!你们看!”


明黄刚显出一点儿苗头,车里的其他游客就惊叹起来。


之前萧景琰担心坐汽车会无法欣赏沿途的景色,还担心和蔺晨说废话太开心一不留神就会错过……事实证明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向日葵明朗的色彩神明笔下的杰作,远处阿尔卑斯山和麦田勾勒出完美边框。


在法语里,向日葵的意思就是落在地上的太阳。


【点击此处获得乖巧的链接】


讲解器,展会、博物馆的必备神器,会场租借只需两欧元。


然而还是有些人连这点钱都不肯出,只能悲惨的俩人黏在一起听一个讲解器。


“刚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想了。”蔺晨没想到萧景琰在某些地方会如此固执和保守“人家也没说什么,不是吗?”


去开门,并被服务生友情提醒打扰到了其他客人的又不是你,你当然觉得没什么了!


再也无法直视“你男朋友挺不错的”这句话了。


“别想太多,我只是没什么艺术造诣,对画展不感兴趣罢了。”全家都是理工科出身的萧总裁面无表情“对牛弹琴这个词大概就是为我而造的。”


别这么说,比起只会给小情人买包的土豪老板,显然我们萧总泡汉子还是有诚意的。


“景琰,既然如此那你就别一张画看二十分钟了。”


“学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好吧下一张开始只看十分钟就行。”


别奇怪。


你要是有这么赞的男朋友真愿意背着你看画展,你一定看到闭馆。


又不违反规定。


何况这样子两个人听一个讲解器足够完美。


终于有好心人伸出援手:“你们好!我这里有两欧元,能不能麻烦你们去在组一个讲解器?”


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萧景琰拿出二十欧递给对方。


“这是什么?”


“别多管闲事费。”


——


“啊哟老板和祖国花朵去法国玩啦?”穆霓凰把手机递到梅长苏眼皮底下“小殊哥哥你看。”


别怪女高管消息不灵通,毕竟朋友圈刷得不勤。自从他们那一圈儿人见过这个萧七哥认证了的“媳妇儿”之后,私底下就给蔺晨取了个“祖国花朵”的外号。


前,祖国园丁梅长苏教授对于自己种的白菜拱了自己家猪这种事采取的唯一应对方式,就是逃避。


所以“穆青说要找房子有着落了嘛?”


说到这个穆家大小姐就犯愁:“搞定了又没搞定。”


此话怎讲?


“他现在和言豫津还有萧景睿在合租,但是这小子才住了一周就哭着要搬出来。”


我没听错吧他们以前不是舍友吗?


“也不知道这小子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在那个房子里,明明他才是唯一有女朋友的人,可是每天却只能被别人闪瞎眼……”


穆霓凰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所以她很快把这些烦心事放在一边,拿起手机给萧景琰发了条短信:“给我带点葵花籽。”


梅老师?


别提梅老师了,他说他现在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说起来——


“景琰!”蔺晨紧张地张望四周“你做什么!”


折向日葵花盘啊,看不出来吗?寄给霓凰做礼物。


“你怎么能随便折……”这不像萧景琰的作风啊。


没生病啊。


“我当然能随便折,”萧总裁指着这片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花田连同尽头那栋房子道,“这些都是我的……准确说是我哥哥送给我的。”


“说起来啊,”梅长苏小口喝着霓凰递来的热牛奶,躺在沙发里“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去法国度假那次,和景琰在捉迷藏时开玩笑。”


向日葵花田里的捉迷藏游戏,所有人都被一一找到,却没有人来找萧景琰。


他依旧小心翼翼地躲在那里,直到日薄西山。


大家本来只是想逗一逗小哭包,可是现在无论怎么呼唤、承诺,都不见小景琰的身影。事情最终惊动了大人,所有孩子都免不了一顿训斥。


“天越来越黑,其实我心里很怕,但是我没哭。”


后来呢?


“我记得~后来景琰看到萧大哥还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最后也不知道景禹哥说了什么才破涕为笑。”


现在想想,小孩子们真是太幼稚了。被吓得眼泪汪汪也要依旧举着木棍和狼狗对峙,而不是像其他玩伴那样撒腿就跑。


这才是最勇敢的人。


——


落日熔金。


“我哥对我说‘我们景琰真勇敢,一个人也能面对所有困难。’所以…抱歉我说的这些都超无聊。”


“不不不不!”景琰愿意和他分享以前的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


蔺晨脑子一热,磕磕巴巴地开口:“我虽然不像你那么,但是、是,一个人再也不让你……”好好的孩子,突然颠三倒四口齿不清起来。


我知道你一个人就能面对所有困难,但是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了。


“好了,蔺晨。”


彼此注视瞳孔互相映,万千世界宇宙尽在其中。此时此刻,不言而喻只需要三个字。


“吃饭吧。”


【END】




【本来最后一个暑假的理想是把邪教爽完……该死的实习!希望我能明天把《暗雪山》写了QAQ再把之前大家点的几个梗写了】

评论 ( 5 )
热度 ( 179 )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