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楼诚衍生】【何许】梨园子弟番外 夜泊寒山(中)

(上)


许是一路舟车劳顿,这一宿没有人认床也没有人聊天,四条汉子迅速在炕上进入了一觉酣甜的状态。

第二天清早,何鸣被练功的生物钟自然叫醒,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怎么天色亮得如此大事不好。

难道睡过了?他被这个念头一激,赶紧扭头找手机闹钟等等,结果往左一看,正对上韦天舒一张睡得天塌不管的大脸。

……彻底清醒了。

小何老板神魂归位,这才想起前情后事,悻悻地转了个身去找熟悉的枕边人,却见那人并没有乖乖躺在旁边,而是披着被子趴在窗沿儿上不知看着什么。明亮的天光把他清瘦的身段削成一个灰蓝的剪影,在何鸣的角度看来,仿佛随时都能随风融进云色里去。

于是他想伸出手去抓牢他。

听到他来回倒腾的动静,许一霖回过身来,冲着他笑:

“师哥,下雪了。”


“……啥?!下雪了?!”

何鸣没来得及给他师弟回一个笑,就听见隔着韦天舒,黎纲还带着睡意的声音陡然兴奋起来——然后这个花脸大汉噌地从床上蹿起来,抓起大衣往身上一裹就往外跑。

“下雪了啊!真的下雪了!”

欢呼声惊天动地,这下连韦天舒都被闹醒了,一边爬起来一边打了个漫长的呵欠:“……什么啊,下雪?至于吗,南方人……”

然而他是第二个匆匆裹上大衣往外跑的,留下屋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你也去玩吧,我知道你想去,衣服穿足了啊。”许一霖瞥他一眼。

“我没那么幼稚。”何鸣诚恳地说。


……妈的太幼稚了。

许一霖靠在门边看着三个年龄加起来快过百的大男人极没形象地在雪地里打滚扔雪球的时候忿忿地想。

男朋友有点像哈士奇怎么办,着急,在线等。

他发着愣,被哈士奇先生瞧见了,正暗搓搓准备一个雪球给一起卷下场子的时候,从小跟何鸣打雪仗打到大的韦天舒揪准空档,一团雪稳准狠地直接奔何鸣目标明确的面门而去。

“………卧槽!韦天舒!打人不打脸!”

何鸣蹦起来就还击,韦天舒往旁边一躲,黎纲眼瞅着后面人影一闪,赶紧出声提醒:“等会儿那是——”

零落的雪扑簌簌地从贾志国的鼻梁上滑了下来。

“——团长。”黎纲后半句这才说出来。

……现在说有毛用!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许一霖扶住了额头。

只见贾志国伸手抹了一把脸,又把两手搓了搓,然后露出了一个极其意味深长的笑容。

许一霖后来跟师弟师妹们感叹了一下,什么叫久经考验的老艺术家呢,就是不管在不在舞台上,不管有没有台词,人家想要你笑你就笑,想要你哭你就哭,想要你怂,你肯定得秒怂。

院里三条一米八几的大汉没等团长发话,立刻扫干净身上的雪,四处忙正事去了。


早餐吃方便面。不过许一霖以前也没见过这样吃法儿,一个大铁盆子架在院子中央,底下烧着煤炉子,盆里气势磅礴地煮着十几包面。

等煮好了,一群人拿着大碗每人夹几筷子,嘻嘻哈哈地蹲在屋檐底下吃。负责给他们准备吃食的农家大妈回头又剥了几个茶叶蛋几根火腿肠,埋进锅子里,饶是酱油味精制造的香味,也顶不住几个大小伙的胃口。

许一霖还是吃得很节制,捞上来火腿肠,自觉往何鸣碗里一搁。梁仲春端着碗溜过来,一脸新鲜:“哟,兄友弟恭啊。”

何鸣一点也没不好意思,又一筷子捞了半个鸡蛋递过去:“梁老师,您看这鸡蛋还满意不?不满意我现给您下一个去。”

“可别了,小何老板的赏我哪受得起。”梁仲春笑嘻嘻地接下来,话音未落就见旁边韦天舒端着两碗面往屋里走,一边还在嚷嚷:“妙春你好点儿了没有?我这里给你拿了包榨菜,没胃口也多少吃一点……”

蹲在墙角的一群男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黎纲下了个言简意赅的评论:“妻奴。”

“就是。”何鸣深以为然地点着头,一面把许一霖给他的火腿肠拿筷子夹了小半根,又夹回他师弟碗里。


雪停了,太阳透过厚厚云层,有气无力散着点白光。等日头爬高了些,村里的支书村长等等便在晒谷场上以城里人几乎吃不住的热情欢迎了来访的演员们。贾志国看了看地方——这里本来就有个平时村里开大会用的简陋舞台,砖砌的,背景扯了“欢迎心连心艺术团来到狼牙村”的条幅——大手一挥:“干活。”

团员们也不多话,开箱子的开箱子,扛道具的扛道具,搭帐篷的搭帐篷。电线短了些,最终还从村头接了五六个插线板,才总算把灯光给搞定了。场地旁边的喇叭唧唧喳喳响动了一阵,再出声时放出来的竟然是《红灯记》,一团的人就都笑了,就连晕乎劲儿刚过去的徐妙春都忍不住顺着伴奏开起嗓来。

许一霖听了会儿师姐清亮亮的声音,往周围一看收拾得差不多了,顺手也拿了下午要用的道具练起身段来。一时间大场院成了排练厅,舞刀弄枪扳腿开筋,看着比马戏团的还热闹。

果然没多久就有小孩子站在场地边儿咬着手指头看。何鸣舞了一阵枪花一回头,乐了,拿枪尖儿碰了碰旁边许一霖:“你看看,这传统文化安利卖出得很迅速啊,以后咱出去巡演都应该开放排练参观。”

“到城里搞这一套?来的不知道是小孩儿多还是小姑娘多呢何老板。”许一霖翻个白眼儿走过去:“没把杆,帮我一下。”

何鸣嗯了一声,自然而然扶着他练了下腰,等人起来再往回看,小朋友捂着眼睛跑了。

……这安利似乎卖得有点偏。


TBC

前阵子真的太忙了,高考也总算结束了,接下来会迅速了结这货!

评论 ( 12 )
热度 ( 62 )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