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蔺靖蔺】【现代AU】Unbreakable

不良少年/黑帮设定。互攻,写到哪算哪。

LZ医学知识为0。[为什么又是为0!

今天也是一个觉得填坑就像生孩子,挖坑就像滚床单的好日子呢。


1

萧景琰难得地觉得有点头痛。

字面意义上那种,不是心累那种。后者他几乎每天都得有,几年下来,也习惯了。

不过他在这个位置多久,就有多久没有生过病。连日常跟着他的列战英都觉得不可思议,去年城里流感,“靖”的小辈被放倒一片,最后听说被帮派常见的那位黑医赶去大医院:“又不是刀伤枪伤,这么根正苗红的病,不要来烦我!”

大概真的人太多了。

但那会儿萧景琰带着人到他们罩着的孤儿院去,照顾全院的小朋友,预防药物全丢给部下了,就靠个口罩撑了几天,回来照常活蹦乱跳。

他也没琢磨过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异体质,许是心头提着一口气,上上下下多少街头混饭吃的少年指着他活,倒也倒不得;还有惦记过的人,曾在这街头随他调笑分一支冰棍,后来,也是消失在这里。

但是他今天可真是头痛起来了。太阳穴突突地跳,眼前也有点晕花的意思,到底是怎么回事?喝了几杯热开水了,也没见好。

他想该是今天在街头见到了那孩子的缘故,新仇旧恨埋得太久了伤疤也会结痂,可是有些事宛如刀尖,一挑就是红痕迸裂,血如泉涌。

头更痛了。

不是真得去看医生吧。

听说那位黑医收费还挺贵,不知道还有钱没有。


2

被念叨的那位黑医,其实并没有正式执照。

但是黑医要什么行医执照。

而黑医先生——大名叫做蔺晨,正在努力攻读医学学位,对于自己毕业以后就真的要有执照了这一点,表示非常地忧伤。

所以说,没人说得清蔺晨今年到底大几了。也别问,听说这条街上最可怕的几件事之一,就是蔺大夫揣着手冲你一字笑了。

一般他这么一笑,肯定有人要遭殃,不给糖衣药片,不打麻药缝针什么的。

然而耐不住生意好。一是蔺晨手艺确实高超,而且什么都能治。

“连站街的小姑娘痛经都跑来问我怎么办,一诊发现他妈哪里是痛经,是小产了,”蔺大夫某一次边给人剪缝线边说,“从此我又打开了一间新科室的大门。”

二是人长得帅。

小产的姑娘后来收拾好包袱准备回乡下去了,临走含情脉脉地问蔺晨能不能给他生孩子。

蔺晨叹气,捏了一把那明显还未成年的脸,打发人赶紧走,诊费也没收几个子儿。

就是这样一条街上,他想安安静静当个黑医。


3

把示意营业中的鸽子笼摆到门口,蔺晨远远就看见走过来一不速之客。

他眉头就皱起来:“梅长苏,你又干啥了?”

“江左”的核心人物一脚迈进他屋里,没等开口先咳了两声:“就是过来领个日常用药……”

“你吃的这几样哪里日常了,你说,”蔺晨一边从柜子里拿药瓶,一边看梅长苏脱下大热天还是不能离身的长斗篷,“今天到底干嘛来了?”

“真的就是拿个药。”

“骗谁呢。”平时跑腿的都是黎纲,黎纲倒下了还有童路。

“我……”梅长苏在屋里转来转去,接过热茶喝了,才开口说:“我见着景琰了。”

“就是‘靖’的那位,内什么,‘殿下’吧,”蔺晨说着恶寒了一阵,“这称谓也太中二了,非常符合他们那群人的年龄定位。”

称谓同样很中二的梅宗主就笑笑:“我见他在救个小孩。”

“就我平时听到的情况看来,他天天都在救小孩。”

“这个可能不是一般的小孩,”梅长苏放下茶杯,“没弄错的话……”

“——打扰了。”

蔺晨绝不信说曹操曹操到这档事,这一定是梅宗主太衰的原因。一定的。

推开门的萧景琰站在阳光里,周围金色的尘埃在飞舞,一双大眼睛望着屋里的两人:“按了半天门铃……您这儿门铃是不是坏了?”

坏了一年了。

“您说的是,”蔺晨笑眯眯地又把手揣起来了,“靖王殿下是吧?久闻大名了。”以往只见过照片,看来照片没怎么修过。

梅长苏斜眼看他,这人只有两种情况下才揣手,一是防备,二是……

……紧张。


TB未必有C

评论 ( 8 )
热度 ( 54 )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