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蔺靖蔺】【脑洞】天上砸下个大合鸟


这个脑洞起源于 @Miss Trouble  这张图,嗯。然后我脱口而出,“天上砸下个蔺妹妹……”

半个圈儿GN:景琰: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我:天上砸下个蔺妹妹,似一头肥鸽刚~~出~~笼

……不,红楼梦就让我们到此为止好吗!这个故事我们不约。


太常太卜夜观星象,见东南方有流星坠入金陵,走近一看,武英殿顶上被砸出一个大坑。

坑里一只可爱的鸽子,毛色雪白,光芒璀璨,如夜明珠一般,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盯着人看。

除了个头非同一般以外,一切都符合热爱小动物之爱心人士的标准。

啊个头怎么了。谁没瘦过,但你胖过吗!by JD

于是禀报皇上,天降神物啊!

梁帝在司天监官员和太医院宠物部[?]的陪同下巡视了这只神物,发现它翅膀上有伤,大概是因为这种原因才掉下来的。

次日早朝。

梁帝大手一挥:“这里有一只天上掉下来翅膀受伤了的鸽子,交给小七养吧,你不是最喜欢小动物吗。”

景琰看了一眼用老虎笼子才装下的鸽子:“那也得是[小]动物才行啊……”

梁帝:“你说什么?”

景琰:“儿臣领旨。”

梁帝:“哼,不识抬举。”心里愈发觉得这个儿子不粘爹地。誉王太子纷纷加入教育景琰的行列中来。

于是萧景琰叫了辆大车把此神物运回府里去了,进府的时候差点因为门太小,要拆除改建。

从此,靖王殿下过上了上上朝,练练兵,喂喂鸽子的幸福生活。

……大概要除去最后一项,因为那几乎花掉他府里六成的吃穿用度。

列战英担心地问:“殿下,这会不会是太子和誉王的阴谋,要耗光我们府里的积蓄啊?”

景琰:“……应该不是,还有啊,你别说得我们府里好像有过积蓄一样。”

列战英觉得理据服。

两人都没发现旁边的鸽子眼里精光一闪。


靖王府后厨大概是整个府邸最不走心的部门,因为景琰宝宝的吃货心都是在亲娘那里满足的,回到自己家来一般都是喝喝水,粗茶淡饭就过去了。

所以等厨娘发现府里的米缸每次吃完就会自动添满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卧槽!


萧景琰带着人去确认了一下,发现自己家真的出了奇迹,但是奇迹琰琰并不喜欢拿这种事情出去炫耀,只命令大家多囤点粮食,有空发放给穷人,其他时间低调吃饭就行了。

回到屋里,把两桶去壳糙米倒进鸽子的食盆,靖王殿下抚摸着鸽子的头,笑了一笑:“嗯,以后你就不用担心饿肚子了,好吧?”

鸽子冲着他咕咕了两声。


后来这种事情发生得越来越多。比如说府里缺钱,景琰跟战英讨论许久,头疼得不行,回头就发现钱柜子里多出一堆元宝;比如说父王布置下讨论民情的功课,一直在军中不了政务的靖王殿下回到屋里,发现一本旧书摊开放在案头,讲的正是他最为困惑的部分;比如说后来景琰一步一步踏进权力中心,遇到重重阻碍的时候,那些阻挡他的人总会忽然家中变故,告老还乡……

单纯的靖王殿下并没有往那边想,直到九安山死守时,一群长喙猛禽如天降神兵,在叛军箭雨中左冲右突,啄得人仰马翻,缓解了攻势。

萧景琰抬头望天,忽然觉得好像一切都跟自己家养的宠物有关。


九安山后皇上一病不起,景琰长居东宫监国,再无半点闲暇回到旧府。直到尘埃落定,登上高位接受万众山呼,下了朝摘下冠冕,他心里一动,命人备车往靖王府去。

毕竟是当时储君的旧府邸,就算主人不在,一应事物仍井井有条。景琰屏退随从,走路带风,一路穿堂过室直奔昔日寝室而去。

开门就看到一双熟悉的大黑眼珠子冲他直瞅。

……卧槽,这是长得更大了。

新上任的一国之君朝着他的宠物走过去,鸽子低下头咕咕叫着,好像在朝他行礼。

国君把手放在鸽子翅膀上,那里的伤已经不见痕迹。他轻抚了两下,扑过去抱抱。

“朕要谢谢你。”


周围忽然起了一阵华丽的视效+音效。

…………咦这触感不太对。

萧景琰松开怀里的……不这不是鸽子,虽然他的鸽子个头也有这么大……他觉得自己脑子停转,一方面这事情实在超出他的想象,一方面……这看着他的眼睛就像以前鸽子的眼睛一样,黑亮亮,热灼灼。

非常好看。

眼前的人微笑起来,眯着那双好看的眼睛,衣服雪白雪白,也跟鸽子一样。

“陛下这谢意至真至诚,蔺某却之不恭…………那么,恕蔺某大胆,就来领个谢礼吧。”

评论 ( 27 )
热度 ( 120 )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