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又一个脑洞,维勇的(仍然没空写)

你们晓得伐,《恐怖宠物店·拱廊街篇》的新男配,名字叫维克多……

名字一样也就算了,人设还真有点像我们秃……


看。

所以我现在脑内是19世纪末的花都巴黎,游戏人间却失去了love和life的贵族维恰,在一间神秘的宠物店,买到了让他重获新生的

宝贝小猪唛

一个帖子里提两个暴露年龄的作品我也是不能好了……以及我掰不下去2333333除非勇利变成飞天少年猪事丁【第三个暴露年龄的梗……

我还是努力攒钱工作十一去唐津看海吧……

长成这样就算那首歌尴尬到要钻地缝我都愿意听哈哈哈哈哈

Aleee:

我们凯撒年轻时候是真好看啊。

最近才开始在油管上找你其的各种纪录片和几位老爷子的广告,贝皇是既拍过电影又发过单曲,一个被足球事业耽误了的影视明星😂

图是自己截的然后拼的。
第一二张拼图都是从贝皇的歌曲MV《好朋友永不分离》里截的
歌声好温柔啊,再加上这张脸,一颗少女心完全沦陷。
第三张应该是一个广告,不过是在FCB的70岁贺寿片里,不清楚具体出处。

【蔺靖】陛下晨妃124


来来来图给你。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常秋月扮红娘那句“你就是一位新娘子了吧”……

垃圾:

124

朱红宫墙金黄瓦。

白衣男人透过藏书阁蒙着白琉璃的窗牖向外望去,皇城端丽沉重的色彩似乎不再隐隐笼着一层灰雾,但是也有点儿扭曲。茶水洇在口中渗出一丝丝甘澈回甜,蔺晨长舒一口气进一步放松了蜷在软榻上的身体。

大梁皇权的中枢之地,陛下下令为晨妃娘娘建起这样一个清净自在之所,举国之力搜罗来琅琊阁主想要的典籍书目。除了昏君二字,朝臣们实在也想不出其他形容了。

礼贤下……唉算了吧,哪有礼到龙床上去的?

今天大梁还是没完,全靠邻国诸位衬托。大渝强盛一时,谁想李家却连个皇位继承人都没生得...

小确丧。

作为封面的原设计者,我其实跟猫讲,这个确实不算抄袭。而且如果只是看到封面本身我也顶多就是嫌弃一下……
但是这个聊天记录可真是……比如说我看到今秋大牌服装设计觉得好看,自己买不起也就算了,回去自己“照着这个感觉做一条”拿着卖……
怎么说,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会觉得挺丢人的😂😂😂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我第一篇楼诚是2015年10月份写的,到现在写楼诚差不多快两年了,从来没和哪位太太有过什么不愉快,虽然也曾经被多次“借鉴”过,但从没有挂过谁,撕过谁。


今儿有读者发给我几个图,看完之后觉得再不说话不行了。


先看图。首先是读者来图。
——本的名字被我糊了。...


对不起哦小朋友,并不会有人忘记这件事,微笑。

为了你这个喜欢抄完了没道歉就先删帖毁尸灭迹的习惯,我就专门转发一次吧。虽然有点恶心,但是存档比较重要。盾冬/柯王子文《群山回响》乃全文照抄三国文《半山风雨半山晴》,粗体注目一下,作者ID @双鱼愿为青帝 ,小号 @渔樵于江渚之上 。对比调色盘点这里

愿我小滑冰圈与其它圈朋友们擦亮双眼,仔细了这位“最开始只是单纯地留了一个文档,后来开始重新抄写模仿,接着就产生了如果换个人物的念头”“我自己写的东西已经全部放到别的号上了”“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跑路的人。

对,我就是对抄袭狗赶尽杀绝。

双鱼愿为青帝:...

人贵有自知之明

我记得我第一次写非个人专业题材的文时,被人当面指出问题,第一反应是“啊啊好丢人,谢谢您的指教”……然后赶紧毁尸灭迹,从此再也没有在没做研究的情况下写非本专业的文。

当然,如果真的没空查资料,那就得学会将细节一概省去。若只是想看某两个角色在某大背景下谈恋爱——或者只有写他们在某大背景下谈恋爱的笔力,没有写好那个大背景的笔力——就干脆只写谈恋爱的部分即可。

钱锺书先生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将自己的创作冲动误解为创作才能。”——先生诚不我欺。

一句话,敢发表出来就要经得起批评。尤其是对事不对人的批评。

因为不管是写哪一种专业,这世上都有无数人曾为之辛辛苦苦付出,将这些专业内容写得错误百...

虽然还是很忙……但是一回家就发现收到了Sarah小姐参的奥尤本《To Worlds Unknown》!开心!
这还是我第一次买英文同人志呢。印刷工艺和彩插都漂亮极了(虽然可能有些并不是国内读者习惯的风格)。从个人专业角度来看,觉得排版字体还可以更讲究些,不过已经很棒啦!
以及,我订的是含周边的一套,所以除去本子本身还有立牌、明信片、贴纸和挂件(如图),都超级可爱XDDD今天就读这本入睡吧!

忙成狗!!!!!!!啊!!!!!

翻译写文都没空。睡觉都没空。嗯。

然后发现心悬一线终于被吞了。哈哈哈哈哈。不冤枉不冤枉。


唯一的乐趣是今天看到《夙敌》系列的作者在汤上更了个“滚床单时的十大囧事”段子:http://kazliin.tumblr.com/post/160352456797/ooh-in-that-case-a-10-times-sex-went-hilariously

太好笑了对不起我觉得比本篇棒多了【喂

我尤其热爱勇利一脚把秃子踹出鼻血那一段【是粉,不要怀疑

爱是个好东西,越好越稀罕——写给《你好,梁同学》


好像除了给某个糕打广告之外,还从来没有认真给哪本自己完全没参与过的同人本写长评。然而觉得这个第一次,我很乐意献给 @柳伯 老师。

然而真的要开始写,却又觉得不知从何下笔。

就像我想不起来是怎么喜欢上这个故事的一样。现在能想起来的,已经是追文追到后期,天天在群里嚷嚷,哭喊,捶地,嚎叫。就像是喝味道很淡后劲很足的酒,等自己发觉,已经醉得起不来床了。

很巧的是正写着这一段儿,播放器里放到这么一首歌:

When did you talk to me

When did I know your name

When were you close to me

When...

写什么文,开什么车,别人滑冰要钱,小毛滑冰要肾

看完Welcome to the Madness的预告,我跟Sarah小姐在汤不热上抱头痛哭。

啊,DVD为什么不是今天出。

翻个她的总结脑洞以纪念我肾虚的一天。


  • 尤里刚刚得了GPF的金牌,而且他不恨勇利和维克托,但是如果任凭这俩的双人表演滑抢了他的风头,那他就呵呵哒了。

  • 所以,他跑去找他新认识的好朋友奥塔别克。“我知道我马上就要上场了,但是我需要你帮我让我的表演滑燃起来!”奥塔别克当然是欣然从命。

  • 对话如下:

  • “我要把外套脱了然后朝谁扔过去。”

  • “赞。”

  • “然后我要在空中劈个横飞燕。”

  • “更赞了。”

  • “然后我要你冲我比个打枪的手势。”

  • “我会...

【YOI】【奥尤】少年与野兽 (一)

三天假期,意味着,暂时,可以在如山的工作和肠胃炎中复活一下~下。

是的你没看错,我来写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了。

其实除了奥尤还有维勇,但是我已经默认这两位的存在了所以并没有想写在标题上或者打TAG的意思【喂

另外我要声明一下,我并没有要把JJ王写成坏人的意思,我只是想把他写得像原作那么欠揍www


“我再说一遍。”尤里·普利谢茨基卯起他二十万分的认真,指着面前的两个大人说道:“如果镇子里的人觉得你们俩恶心,绝对不是因为你们俩都是男的,而是因为你们随时随地都像两条黏在一起的接吻鱼。”

“你说什么?”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含含糊糊地问。

“维克托,我觉得他...

天要下雨,人要工作

Sarah小姐在汤不热上说“如果我活过这个星期我肯定会写点儿啥”。

我默默地+1转发之。

工作狗伤不起啊,如果天降一亿,我就拿去买20套房子,然后拿租金来养我喜欢的大大给我写小黄文。

然而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野兽奥塔别克、美人尤里、JJ王加斯顿和因为同性结婚而被整个村子anti的尤里俩爹维勇这种上不来台面的东西。

特别想看JJ王唱Gaston,你看他们都是用自己的名字当solo标题的人哎多么适合!

……活过这周,一定写点啥。阿门。


今天发现不忍卒听被解封了,真的是可喜可贺【?!

1 / 10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