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地,翻译原创都有,准备填。
本地可能出现的CP:
Lothar Matthäus/Jürgen Klinsmann,Valjean/Javert,Mycroft/Sherlock,Otabek Altin/Yuri Plisetsky,Viktor Nikiforov/胜生勇利,卡佐,楼诚及衍生。
可逆,别拆。

人贵有自知之明

我记得我第一次写非个人专业题材的文时,被人当面指出问题,第一反应是“啊啊好丢人,谢谢您的指教”……然后赶紧毁尸灭迹,从此再也没有在没做研究的情况下写非本专业的文。

当然,如果真的没空查资料,那就得学会将细节一概省去。若只是想看某两个角色在某大背景下谈恋爱——或者只有写他们在某大背景下谈恋爱的笔力,没有写好那个大背景的笔力——就干脆只写谈恋爱的部分即可。

钱锺书先生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将自己的创作冲动误解为创作才能。”——先生诚不我欺。

一句话,敢发表出来就要经得起批评。尤其是对事不对人的批评。

因为不管是写哪一种专业,这世上都有无数人曾为之辛辛苦苦付出,将这些专业内容写得错误百...

虽然还是很忙……但是一回家就发现收到了Sarah小姐参的奥尤本《To Worlds Unknown》!开心!
这还是我第一次买英文同人志呢。印刷工艺和彩插都漂亮极了(虽然可能有些并不是国内读者习惯的风格)。从个人专业角度来看,觉得排版字体还可以更讲究些,不过已经很棒啦!
以及,我订的是含周边的一套,所以除去本子本身还有立牌、明信片、贴纸和挂件(如图),都超级可爱XDDD今天就读这本入睡吧!

忙成狗!!!!!!!啊!!!!!

翻译写文都没空。睡觉都没空。嗯。

然后发现心悬一线终于被吞了。哈哈哈哈哈。不冤枉不冤枉。


唯一的乐趣是今天看到《夙敌》系列的作者在汤上更了个“滚床单时的十大囧事”段子:http://kazliin.tumblr.com/post/160352456797/ooh-in-that-case-a-10-times-sex-went-hilariously

太好笑了对不起我觉得比本篇棒多了【喂

我尤其热爱勇利一脚把秃子踹出鼻血那一段【是粉,不要怀疑

爱是个好东西,越好越稀罕——写给《你好,梁同学》


好像除了给某个糕打广告之外,还从来没有认真给哪本自己完全没参与过的同人本写长评。然而觉得这个第一次,我很乐意献给 @柳伯 老师。

然而真的要开始写,却又觉得不知从何下笔。

就像我想不起来是怎么喜欢上这个故事的一样。现在能想起来的,已经是追文追到后期,天天在群里嚷嚷,哭喊,捶地,嚎叫。就像是喝味道很淡后劲很足的酒,等自己发觉,已经醉得起不来床了。

很巧的是正写着这一段儿,播放器里放到这么一首歌:

When did you talk to me

When did I know your name

When were you close to me

When...

写什么文,开什么车,别人滑冰要钱,小毛滑冰要肾

看完Welcome to the Madness的预告,我跟Sarah小姐在汤不热上抱头痛哭。

啊,DVD为什么不是今天出。

翻个她的总结脑洞以纪念我肾虚的一天。


  • 尤里刚刚得了GPF的金牌,而且他不恨勇利和维克托,但是如果任凭这俩的双人表演滑抢了他的风头,那他就呵呵哒了。

  • 所以,他跑去找他新认识的好朋友奥塔别克。“我知道我马上就要上场了,但是我需要你帮我让我的表演滑燃起来!”奥塔别克当然是欣然从命。

  • 对话如下:

  • “我要把外套脱了然后朝谁扔过去。”

  • “赞。”

  • “然后我要在空中劈个横飞燕。”

  • “更赞了。”

  • “然后我要你冲我比个打枪的手势。”

  • “我会...

天要下雨,人要工作

Sarah小姐在汤不热上说“如果我活过这个星期我肯定会写点儿啥”。

我默默地+1转发之。

工作狗伤不起啊,如果天降一亿,我就拿去买20套房子,然后拿租金来养我喜欢的大大给我写小黄文。

然而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野兽奥塔别克、美人尤里、JJ王加斯顿和因为同性结婚而被整个村子anti的尤里俩爹维勇这种上不来台面的东西。

特别想看JJ王唱Gaston,你看他们都是用自己的名字当solo标题的人哎多么适合!

……活过这周,一定写点啥。阿门。


今天发现不忍卒听被解封了,真的是可喜可贺【?!

【YOI】【奥尤】搬个自己在汤不热上开的脑洞到这里来……

有人看过马修·波恩的天鹅湖吗?如图。应该很多人都看过吧?


某知名现代芭蕾舞团打算重排马修·波恩的《天鹅湖》(请假设这个故事发生在,嗯,很多很多年以后……)尤里作为团里的首席男舞者,扮演天鹅王子当仁不让,然鹅就在他们跟知名编导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签约之前,维克托先森忽然开了新闻发布会说他在霓虹找到了自己一生中的缪斯,然后就丢下整个团飞去长谷津了!【原作向无误

尤里当然是气疯了,飞去长谷津抓人,未果【继续原作向无误。雅可夫老人家都退休了还得因为这种幺蛾子出山救急。然而因缺斯汀的是老爷子来团里带了个年轻人在旁边,年轻人说自己叫奥塔别克·阿...

[楼诚衍生]杜旅长,和他的表弟 上

咦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过了也很好!这样我能收礼物收半个月,你看多爽!

挠这个猫的下巴!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这是个给 @As Time Goes By 荔枝枝的生日贺文!

虽然她的生日已经过了十二天了。。。。

但是还是要说生日快乐!嗯!

《澜沧江上》和《皇城根下》(对的此处是小广告!)的封面就是荔枝枝给我设计的,她当时说,沈猫你能明年三月给我写个贺文嘛?我想看杜见峰……

好吧你看我也没写过杜见峰……


warning:本文和伽蓝录有一丢丢不太明显的关系。

warning again:妹有前生今世梗。...


【YOI】【奥尤】奥塔别克·阿尔京的如何拒绝尤里·普利谢茨基指南 END

题记:其实就是……五次奥塔别克拒绝了尤里,一次没有【。

《C字头》的后续。一只咖啡馆奥和一只花滑尤的傻白甜同居日常,卧槽真是甜齁死我了。

本设定背景下两个人都已成年。

粗体代替斜体(又)。


1. 不能心软

奥塔别克几乎是惊醒的。

没有声音,没有意外,没有光亮——时间还早,窗外一片漆黑。毫无疑问,是他多年来早起开店的生物钟准时将他从熟睡中叫醒的。他睡得比平时要沉得多,因此才会有种惊醒的感觉。

而让他睡得踏实的原因仍然蜷在旁边一动不动。借着窗外透进的路灯灯光,尤里散在枕头上的金发看起来仿佛是银色的,闭着眼睛,微张着嘴,看上去人畜无害。

奥塔别克侧卧着看了他一会儿,然后...

并没有在偷懒【闭嘴!

我一直,一直很想让小毛穿一下John Paul Gaultier的这一件衣服www

设定是18岁左右

虽然花滑世界冠军的咖位应该拿不到这种牌子的代言


翻译在做

文也在写

就是忙到只能涂一个毛

啊!

我已经旋转跳跃闭着眼哭泣了

我好幸福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谢谢各位老师对这颗无能水果的厚爱

能收到自己暗恋已久【?】的作者的贺文,真的非常非常幸福Q___Q

柳波夫:

好久之前答应您写奥毛,结果拖到现在~~一个迟到的生贺,荔枝老师笑纳~

 @As Time Goes By 

——————————

对于一个习惯了在日常训练中自我折磨的人来说,出现失眠这种事情,实在有一点点反常。房间被月光照着,床上的被子一角勉强搭在腰际,其他部分则烦躁地垂到地上。尤里又翻了个身,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上每一条肌肉都需要睡觉,可是没办法,大脑就是停不下来。...

【YOI】【授权翻译】【奥尤奥】【脑洞】教师梗 END

这是Sarah小姐给我搞的生日贺脑洞!嘻嘻嘻嘻嘻嘻!!!开心!!!!她的全部翻译授权见此

我点的梗是教师梗,嗯双方都要是教师……因为我不太能忍中学师生恋这种强烈违反职业道德的玩意儿。=DDDD 本篇清水,我个人觉得是无差。


某校开了场全校范围的赌局。

赌什么呢?赌普利谢茨基老师和阿尔京老师是不是有一腿。

好吧,不止是有一腿。因为,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有注意到尤里老师是拿什么眼神儿看奥塔老师的么?讲真,那是赤果果的爱啊!

虽然学校肯定是不能在任何情况下公开允许赌博行为的,不过校长对这个赌睁一眼闭一眼的原因是,他自己也押了钱在“奥塔别克不是尤里那盘儿菜”那边。

(剧透预警:我们雅可...

1 / 10

© As Time Goes By | Powered by LOFTER